猫咪社区什么软件

回家没多久,一名太监带着两名御医来了,以专家姿态会诊后商酌着开了一张药方,其中需要几味名贵药材,会有人从宫中送来。

黄昏开始休养。

几日后,吴溥拿了一大堆书进房,说你现在伤势稍稍痊愈了些,反正躺在床上也没事干,不如多看书,为明年的科举准备。

黄昏怏怏的说我已经是同进士出身,反正能当官了,要不就不参加了?

吴溥摇头说还是参加的好。

考中的功名比恩赐功名更有说服力,万一就一甲中第了呢。

对黄昏有莫名的信任。

毕竟是六首第一大三元黄观的侄儿。

无风无雨也无晴,转眼月余,黄昏伤势痊愈,活蹦乱跳的带着吴与弼踏春几次后,也腻歪了,繁华的大明王朝,没啥娱乐活动啊。

又不喜欢附庸风雅的那什么狗屁诗会文会。

青楼倒是想去。

可惜不敢。

清新雪景下的绝美纯白少女

自景清刺杀失败,朱棣很“仁慈”的只夷其族,发布那封意味深长的圣旨后,建文旧臣罕见的安静了下来,几无动作。

但黄昏知道,暗潮依然汹涌,只不过被另外一件事遮掩了起来。

立储。

这场旷日持久惨烈异常的夺嫡之战,从朱棣在靖难战场上说出那句“加油,世子多疾”后开启,在永乐元年到二年之间,掀起了第一次小高潮。

黄昏暂时不愿意掺和到其中去。

然树欲静风不止。

应天朝堂上下,谁都看清楚了一个事实:如今的黄昏和曾经的道衍一样,别看官不大,但备受朱棣信任,三位殿下无论谁得到黄昏的支持,都有莫大裨益。

朱棣也无意将黄昏推入这场漩涡之中。

他的大事当然不止立储。

还有两件事让他坐立难安:朱允炆的生死未知,诸位藩王的威胁。

削藩不可阻挡的要提上日程。

黄昏可没想这些事,非救不可的黄观已经救了,大力出奇迹,又阻止了永乐当政期间最大惨案瓜蔓抄,已是极其完美的开局。

他现在只想低调猥琐发育,弄个亿万身家,再在家里养几十个肤白貌美胸大腿长的高质量家姬,两两捉对厮杀打篮球,或者一挑双也可以。

玩球嘛……男人最喜欢。

伤愈之后正式启动创业大项目:制作沐浴露和润肤水。

需要一个作坊。

这一天,黄昏拉上吴与弼来到隔壁婶儿家,大家心知肚明,隔壁婶儿迟早是吴与弼的后妈,只不过吴溥隐约说过,需要家里大事过后再提说媒之事。

大事么……不外乎就是明年黄昏参加科举。

吴溥父子已将黄昏当做家人。

隔壁婶儿周李氏,是个胆大开放的女子——要不然也不会主动追求吴溥,看见两小子过来,喜滋滋的拿了糕点出来招待。

吴与弼吃了个不亦乐乎。

黄昏心里有事,吃了几口问道:“婶儿,你娘家在城外那座玻璃工坊近况如何?”

周李氏叹了口气,“难了。”

琉璃是高端用品,寻常百姓一般用不起,富贵人家又喜欢新奇,更青睐海外贸易带回来的,且受限于工艺技术,自家琉璃工坊制作出来的琉璃,质量实在上不了台面,加上成本高,如今已是入不敷出。

工人流失很快。

年前她还去帮过忙,可惜杯水车薪,工坊已陷于停工困境。

黄昏闻言暗喜,说我和吴与弼还没见过琉璃制作生产,婶儿有空的话不若带我们去见识一下,须知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呐。

这话很有说服力。

古代读书人大多会有负笈游学这个课外活动,就是增加见识扩展眼界。

周李氏想都不想,“现在去?”

黄昏点头,“好。”

周李氏收拾打扮了一番,再出现时黄昏眼前一亮,哟,吴溥这老小子艳福不浅,平日没发现,感情咱家这位婶儿底子不差。

关键是人品和性格好,这门亲事我举双手赞成。

拉着嘴里塞满了糕点的吴与弼,周李氏锁了院门,三人一起出城——这自然是不需要路引的,但在城门口也被盘查了一会儿。

出了太平门直奔钟山。

周李氏娘家就在钟山下面,娘家人看见周李氏时,言笑晏晏其乐融融,当知晓吴与弼和黄昏的身份后,瞬间黑脸。

风言风言传的快,娘家这边已经知晓周李氏和吴溥的事情。

毕竟有伤风化。

寡妇么……就该守寡等着立贞节牌坊。

但周李氏强势啊,一看娘家人这态度,立马拉着吴与弼要走人,她还没出嫁的小妹急忙当老好人,两头劝说,才让周李氏双亲微微挤出一点笑脸。

女眷在厨房忙碌,年近五旬的当家人老李坐在院坝里抽着旱烟晒太阳,黄昏笑着说李伯有空没,要不带晚生去学习一下琉璃制作。

老李是个手艺人。

早些年穷小子一个,日子过不下去了,索性跟着某家大商号的海船下西洋,辛辛苦苦几年,命大,活着回来了不说,还因缘际会学会了琉璃制作。

但终究是不入流的小工坊。

黄昏这束发少年一看就是读书人,竟对琉璃制作感兴趣,老李的自豪感油然而生,哈哈大笑说走走走,今儿个让你们开开眼。

工坊在钟山下一处小河畔,早已停工,占地面积不大,杂七杂八的堆放着石英砂等原材料,以及一些失败产品。

老李兴高采烈的给黄昏说着一些简单的工艺流程。

核心技术肯定不会说的。

黄昏在心里仔细盘算了一阵,觉得不仅能满足自己的需求,稍稍扩大规模就可以大量生产玻璃,具有一定的商业能力。

从怀中掏出早就画好的烧杯、烧瓶等设计图,递给老李,说李伯你看看,这些东西能制作出来不。

老李不解的接过,只看了几眼就摇头,“不行啊。”

黄昏问道:“哪里有问题?”

老李叹道:“目前大明境内所有工坊制作出来的琉璃,都不可能承受这么高的温度,一烧就破碎了,你这个要求整个天下绝对没人能够做到。”

这是工艺难题。

黄昏就知道是这样。

别说大明,就是西方那边,现在也很少能制作出耐高温的烧瓶、烧杯和鹅颈瓶。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