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辣椒j3短视频

薛老夫人话还没说完,叶俪已激动的站起来,薛晟正透过她肩膀看分数,两人不小心撞在一起。

“嘶……”薛晟下巴生疼。

叶俪急忙去看他,“没事吧?”

薛老夫人哼道:“看你这什么样子,坐没坐相,站没站相。怎么,考得太差了吗?”

话音刚落,就听到叶俪喊道:“288!我夕夕真是太聪明了!”

薛晟也惊了:“什么?”

薛老夫人有点惊讶:“怎么可能这么高?你看错了吧!”

薛晟拿起pad看了一眼,被惊到了:“真是288分!”

老夫人拧起眉头,不信的往前一步,在看到上面的分数以后紧紧绷住了下颚,“怎么会,这不可能吧……”

学校里,贴吧里舆论全部逆转:

——爸爸,请收下我的膝盖!

咖啡厅清新氧气美女迷人高清写真

——学霸人设稳了!跪了!

——这几天我见识了一场薛·学霸·夕在线打脸。

——学霸,请问你缺腿部挂件吗?

…………

各式赞叹的舆论中,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出现:

“遥不可及”:这成绩谁知道是真是假,万一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呢?

但薛夕连续用成绩打脸已经让众人心服口服,所以这言论一出,顿时被喷了一顿,过了五分钟,这条评论就默默自己删掉了。

“这个遥不可及天天发一些酸不溜秋的帖子,就是薛瑶和范瀚的舔狗,也不知道是谁的账号,恶心透了!”

小话痨秦爽趁着课间时间,发挥自己的八卦潜能:“夕姐,给你说个八卦,你知道吗?二班的某某和三班的某某昨天在学校操场里被抓了!听说两人躲在角落里正亲亲呢,然后今天被叫了家长,结果你猜怎么着?”

从知道成绩后就一直很淡定的薛夕,此刻正在收拾书本,准备去上物理竞赛课,听到这话,她配合的询问:“……怎么?”

“两方家长一见面,发现竟然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当下拍板,给两个孩子订婚了!哈哈哈!夕姐,你怎么看?”

薛夕缓了缓:“……早恋不好。”

秦爽:“…………”

薛夕站起来,经过歪歪扭扭的过道,正要出去,却忽然停在秦爽面前,面无表情的人瞪着雾蒙蒙的眼睛,认真问道:“接吻是什么感觉?”

秦爽顿时惊呆了:“啊?这,我没接过,我不知道啊!”

薛夕“哦”了一声,往阶梯教室那边走去。

进入物理竞赛班,薛夕刚找了个位置坐下,旁边就有人围过来:“薛夕,你真的考了288分啊?”

薛夕点头。

那人给她伸出手:“学霸,可以握个手吗?今天物理小测试,让我沾沾你的欧气!”

薛夕慢悠悠看了对方一眼,抬起手来,对方顿时轻轻一握就松开。

刚进门的薛瑶看到这种情况,气的攥紧了拳头,她直接坐在薛夕面前,笑着说道:“堂姐,你知道嘛?刚滨城大学给范瀚打电话了,说如果报考他们学校,可以享受降二十分的待遇。他们说给你降分了吗?”

薛夕瞥了她一眼:“……没。”

薛瑶下巴顿时抬起:“估计是你高二时候没参加过奥数竞赛,没给他们招生办留下印象吧,他们对只考了一次高分的人,其实并不怎么看重的。”

薛夕:“………”

“堂姐,你怎么还在刷奥数题呀,今天有个物理竞赛小考的,你可以吗?”

薛夕刚跟她说一句话已经不错了,这会儿懒得理她,低头再次刷奥数题——今天老刘调了她的卷子,发现扣得12分全是过程分,她自学的东西没有规律,解题时漏了两个得分的公式,老刘说想解决这个难题,就要多刷题!

她不理人,薛瑶说着也没意思,这时物理孙老师走进来,手中拿着几套卷子:“薛夕同学的数学之星给咱们学校争了光,物理可也要加把劲啊,老师还指望着你们谁能物理拿个奖呢!”

国际学校除了两个实验班,大部分学生都是要出国的,所以对竞赛看的不太重。

数理化这些奥赛,从来都是被一中和三中吊打的份,可今年出了一匹黑马,老刘被校长狠狠夸了一顿,走路都带风。

孙老师眼神失望的看着薛夕,再厉害的学生也精力有限,薛夕这半个月来,都在学习数学。

这么想着,她把卷子发了下来。

考试了一个半小时,孙老师收了卷子,毕竟只有七份,她当场判卷,剩下的时间让大家自己学习,又不会的可以上来询问。

安静的十分钟过去,孙老师已经判完了卷子。

“老师,我考了多少?”

薛瑶早

已迫不及待。

孙老师回答:“158,很厉害了!”

物理竞赛满分二百,这个分数的确不错。

薛瑶一直是年级前五名,对自己很自信,然后她瞥了薛夕一眼,询问:“那薛夕呢?”

她确信自己物理会比薛夕强,因为薛夕平时都在刷奥数题,只有上物理课时,才会做物理题,这种态度,就已经注定了她的失败。

而只要能比她考得好,那她数学考得好就没什么了。

人有所长,她就用自己擅长的领域打败她!

这些念头一一闪过,就看到孙老师的脸色变得复杂,她有点不可置信的缓缓开口:“满分。”

薛瑶眼瞳猛地扩大。

这,怎么可能?!

薛夕和薛瑶回到家里时,天色已黑。

马上要进入夏天的尾巴,天气闷热中多了丝丝凉爽。

薛瑶进门就上了楼,关上房门。

薛夕根本不理她,回自己房间继续看书。

楼下薛老爷子下班归来,听说了数学之星的事情后,浑浊的眼睛一亮,他询问薛晟:“薛夕在外面的男朋友,你查了吗?”

薛晟摇头。

老爷子沉思片刻:“高老那边传出消息,他大寿那天可以带儿女一起去,大家都在猜测是要给那位陆超选妻。本来咱们家我是没抱希望的,但薛夕这么优秀,不用太可惜。你让她跟外面那个小白脸分手,到时候去试试。”

远在杂货铺中的陆超,突然打了个喷嚏,背脊上爬上一抹凉意。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