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污

【 .】,精彩免费!

“凭现在的灵力,不足以开启离情阵。”云稚缓缓走到梅开芍的眼前,“大火,因为双阵相克而起,只要破了亡灵阵,离情阵没了阻碍,重新启动并不难。”

“但我绝对不会允许重启离情阵!”云稚说完,挥起长剑就向梅开芍劈来。

梅开芍惊险地躲避开,镇压在阵法下的梼杌露出了身体的轮廓,她等不了了。她挥舞长剑,猛地向云稚刺去。

出乎意料的是,云稚突然收回攻势,义无反顾的撞了上来。

嗤啦!长剑入肉的声音,准确无误的穿透了云稚的身体。

“师父,能死在手里,徒弟不悔。”云稚自行拔出长剑,连带着体内的元灵珠一起,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他两指捏着元灵珠,递到梅开芍的眼前,“重启离情阵,必须要有元灵珠为引子。师父,那一日在玄幻森林救我一命,今天……咳咳……今天徒儿还给了。”

梅开芍望着云稚真挚的笑容,她的心猛地一抽。他是故意的,故意激起她的战斗欲。故意让她杀了他,助她开启离情阵。

“别说话。”梅开芍半跪在地,颤抖地手往怀里掏,掏出一个瓷瓶,拔开塞子,手中的药丸因为剧烈颤抖而全部滚落到地上。

云稚吃力一笑,抓住她的手,明亮的双眸望着梅开芍:“师父,懂的。失去元灵珠的妖兽,等同于人族失去心脏,救不活的。”

“一定有方法的……”梅开芍急了,她不想云稚就这么死去,不想!

“这是我的命格,我不后悔。”云稚裂开嘴笑,“师父还记得我们离开大湟朝之前,神魔君送给的锦盒吗?那里面装着的东西,是玄医婆婆留下的玄镜。那一日在冷宫中,杀了慕容飞雪,却忘记拾回来的玄镜。对不起……我偷偷打开,看看……看过了。”他的气息越来越虚弱,到了最后,仍旧抓住梅开芍的手,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一按,“一定……不能让梼杌……出来!”

甜美少女夏日迷人写真

话音未落,云稚的本体渐渐变得透明,随后彻底随风消逝。

梅开芍低垂着头,再次抬眸时,眸中多了一丝的决绝。她从怀中拿出锦盒,打开,锦盒中央静静的躺着一块精巧的玄镜。

划破指尖,鲜血滴落,镜面散发出耀眼的红光。脑海中的碎片记忆像跑马灯似的组合在一起,飞速地闪过眼前。

那是千年前云卿用血灵珠封印梼杌的那一部分记忆,隐藏在元灵珠内的云苒元神,在云卿启动离情阵法时,云苒的元神与血灵珠一齐融入了离情阵中。

梅开芍吸收了来自玄医婆婆封印在玄镜中的另一部分女领主的灵力,身体发热,血液像快要撑破了血管般,疯狂的流动。肉眼可见,她的身体渐渐变成血红色。

“啊!”梅开芍控制不住身体的力量,骤然放声大喊,她感觉到了力量正源源不断的从丹田处涌出来。

灵力饱满,驱使周围的火势迅速蔓延。

白雪和越泽被火势逼得无法靠近法阵,他们想要跃到空中去查看情况,可无形的力量迫使他们不能靠近半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大火熊熊燃烧而无能为力。

越泽看着迅猛的火势,他却开心不起来:“此火是来自冥界的地狱之火,靠近者,会被燃烧殆尽。”

“那又如何?主人们不会死。”白雪坚定道,它感受到了慕容寒冰的生命力。

“啧啧……白虎,虽然本王承认君泠傲实力超群,但总有他应付不了的情况出现。冥界的地狱之火堪比三昧真火,若没有神界的雨露浇灭,只会燃烧千年不灭。”越泽说,“本王看资质不错,不如趁此机会换个主子,跟了我,如何?”

“痴心妄想!”白雪抬起爪子飞身旁的男子。

越泽顺势跳到树上,转身离开,他声音却回传过来:“本王从不打诳语,且思考着,若想清楚了,来天狐圣地寻本王。”

梅开芍吸收完了玄镜内的灵气,玄镜瞬间变成四分五裂的碎片,云稚的元灵珠自行游荡在她身前,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开始布阵。

“又是!”阵法下的梼杌怒喊,“封印不了我的,等本座出去,定要杀了和那个该死的女人!”

“永远都不可能离开雪狱山!”梅开芍冷声道,她循着千年前的记忆,十分熟练的念咒布阵。元灵珠散发出红色的光芒,一头云鹿在元灵珠中若隐若现。

倏地,梼杌的首级从阵法中探了出来,它的前爪朝梅开芍打了过来。

咣!

一堵无形的结界挡在梅开芍的面前,梼杌一爪子重重地拍在结界上。它见么卡是镇定自若的念咒语,心中的愤怒更甚。它想要将整个身子从阵法中脱离出来,可总有一股力量把它死命往下拽。

不!它在阵法中寂寞了千年,好不容易有机会逃离,重获自由。它不要再回去!

“吼!”梼杌从嘴里吐出一颗巨大的火球,一

次次的撞击着挡在梅开芍身前的结界,它就不信这个结界它破不了!

事实证明,梼杌的一次次攻击并没有击碎梅开芍立下的结界,反而阵法的威力越来越强。它好不容易探出的半截身子,再次拽了下去。

元灵珠渐渐地融于离情阵法中,这时,一道锋芒闪现,梅开芍被重重的弹开,而元灵珠脱离离情阵法的阵眼,瞬间裂成了粉末。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梅开芍来不及多想,体内灵气翻涌,她吐出一口鲜血。梼杌失去了阵法的压制,已经露出了大半截身体。

“哈哈哈……女人,本座说的没错吧,凭的实力和那颗破珠子,根本不能将我怎样。”梼杌被喜悦冲昏了头,“那只云鹿灵力低微,怎能受得住离情阵的反噬?别白费心思了,趁着本座还没出来,赶紧逃命去吧,否则别怪本座心狠手辣。本座困在阵法千年,已经很久没尝过人族的滋味了,不如先拿打打牙祭,嘿嘿……”它露出贪婪的凶光,恨不得立即扑上来把梅开芍吞入腹中,好解解馋。

若真是元灵珠灵力低微的缘故,那么……

梅开芍脑海中闪过一个想法,她苦涩的勾起一抹笑意。兜兜转转,她依然逃不过这个宿命。

她反手一掌打入腹中,用内力逼出体内的元灵珠。她既然是云苒的转世,那么体内的这颗元灵珠,应该与云苒是同一颗。如今她已经步入虚神之境,身体里又流有神魔之血,元灵珠的威力应该不亚于云稚的那一颗。

“真该死!”梼杌知道她即将要做什么,大吼一声,尾巴甩了过来。

梅开芍捞过元灵珠,纵身一跃跳到梼杌的身后。她咬破指尖,十指结印,将元灵珠困于掌心,一起压入阵法中。

灵力不停地注入阵眼,梼杌驶出浑身的力气都没能再攀爬出半分。在它即将堕入阵法之际,嘴巴大张,吐出一个火球。这次火球的飞转的方向不是对准梅开芍,而是击中了她身后的那处岩石。

轰隆一声巨响,岩石遭受外力攻击,烟尘滚滚地对着梅开芍的背影砸了下来。碎石打在她的身上,一阵阵的抽疼。

巨石重重地撞上她的背部,她整个人往前倾倒。咬咬牙,梅开芍用力一偏,身体倒向一侧,手依然紧贴阵法,不曾挪动半分,巨石压制住了她的半截身子。

轰隆隆!巨石滚落仍然在继续。原本平静的地表再次裂出了一条巨大的缝隙,周围所有的景物皆被吞噬进去。

伴随着一道金光闪瞬即逝,一切终于恢复了平静。

雪狱山最高的那座山巅已经没了,封印着梼杌的那片土地凹陷成了一个巨型的深坑,暗河的河水涌了上来,塌陷的土地迅速被暗河的河水填满。

嗖!

一道白色身影突然出现,无力地靠在了树干上。

“主子!”白雪见到慕容寒冰,大喜。它跃到他的身旁,嗅了嗅他身上的气息。

“她呢?”慕容寒冰望着满地的荒凉,冰冷的双眸满是担忧,他艰难地扶着树干站起来,“白雪,她人呢?”心中的恐惧无限期扩大,他不曾发现自己因为紧张而声线颤抖。

“她重启阵法,封印了梼杌。山体崩塌,不知所踪。”白雪说道,那场大火逼得它不能靠近一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梅开芍消失在视野中。

“当时在做什么?为什么不救她?”慕容寒冰失控了,他睁着猩红的双眸,怒斥大喊。脚尖一点,落在暗河漩涡一旁的岩石上,一掌接着一掌的击飞抖落的石块,意图从石堆中发现梅开芍的身影。

“主人……没了。”白甜缩在一个角落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凹陷的深坑,“主人没了……”她循着声源和梅开芍的气息,千辛万苦才找到了这里,却倏然发现,她感应不到梅开芍生命的轨迹。

“说什么?”慕容寒冰拽起魂不守舍的白甜,冷声逼问,“说谁没了?说呀!”

白甜吓得眼泪直流,止不住地颤抖:“主人没了,我感受不到她生命的轨迹。我真的尽力了,没有追踪到她的气息。”

“胡说!她不会死的!绝对不会死的!”慕容寒冰一掌拍碎了身旁的巨石,拳头紧紧地攥着。她曾经答应过他,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以自身安全为重。

答应了,便要做到,她不可能骗他!

“呜呜呜……”白甜跪在地上,双手捂着眼睛,哽咽地哭泣眼泪顺着她的指缝,一滴滴地淌流出来。

慕容寒冰一口气堵在心口,猛然吐出一口鲜血,疲惫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倒了下去。

他始终没想到,这雪狱山一别,竟过了三年之期。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