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巨人盒子破解版

老嘎斯行至会稽路口,张楠独自挎着包一人下车。这会路上一个摊位都没,通过小吃店老板,找到了票贩子老王和钱币贩子老张。

一番讨价还价,一万两千人民币部换成了国粮票、稀缺纸币和外汇卷,单单国粮票就两万斤!

“老王,今天街上怎么地摊都没了?”交易达成,张楠问了问外边的情况,要是找不到那个豫省古董贩子,那可就搞笑了。

“这些天这公安、工商天天一上班就来咱们这闲逛,现在我们都是后半夜3点开始出来,天一亮就散。妈-的。都逼得和京城的鬼市一个样,成夜猫子了!不过放心,每天到点大家都会跑出来,一个不少。”老张说道。

两人大概觉得张楠可能是有其它生意,不过都没多问,行规。

返回预定碰头地点,上了吉普车。

“姐夫,要到明早3点才会有人。”

“先回招待所休息一下,过会我和兴权再来一趟看看环境。”项伟荣说道。

沪上警备区招待所,一般不对外开放,不过因为姐夫有《革-命伤残军人证》可以入住,包了个四人间。

安,大门口还有战士站岗。

东西放房间里,姐夫和关兴权再次出门,直到晚饭时间才回来,商量了下明早的事。

在招待所里吃了顿,回房间睡觉。

樱桃小美女河边清凉写真

虽然开着闹钟,不过才半夜两点多点,张楠就被亮光晃到,醒了过来。

姐夫两个已经醒了,正在做准备。

“关哥,你?”

张楠真是再次被吓了一跳,因为关兴权正在往一把样子少见的手枪上套个长长的消声管,而边上姐夫正在给一把五四式上弹匣。

项伟荣一看小舅子醒了,笑笑说道:“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你又不是没玩过。”

“姐夫呀,那可不是你带我去人武部卡油玩射击,也不是从家里拿个手榴弹去山塘里炸鱼!”张楠心里无语的想想。

好吧,他知道姐夫老家的一个柜子里还锁着几个人武部搞来的手榴弹,家里的抽屉里各式子弹还有个上百。

差点忘了现在是1986年,不是216年!不仅仅当过兵的人会带回来点小纪念品,就是跟人武部关系好的老百姓家里有个子弹、手榴弹的也不稀奇,局保卫科里都还有两把五四式呢。

家里有个猎枪、土火铳的人更多,气枪还在新华书店的柜台上敞开了卖,一两百块钱一杆。张楠自己都有一杆双管猎枪和一杆气枪,还是正规渠道买来的。

“不过就算这样,你们也别在我面前随随便便就掏出把微声手枪好不?”心里想想,没敢说。

“越南带回来的小玩样,马卡洛夫微声手枪,苏联特种部队用的,很少见,子弹也不好找。那个是托卡列夫33,和我们的五四式一个样,会用吗?要是喜欢回头送你把,不过别让人看见,我那还有。”

关兴权说的风淡云轻,说送把五四式就像说送个西瓜似的。

“会用,不过我还是不要了,不方便。”张楠立马拒绝。

“这趟怕那些盗墓的出花样,我和你关哥手上功夫还行,不过带着家伙以防万一,就让兴权带过来了。”

听了姐夫的话,张楠边穿衣服边点点头:谁知道那帮人什么底子,会不会来个黑吃黑?

姐夫两人直接将枪往衣兜里一塞,还在裤袋里塞了个弹匣。关兴权大概是把外套的口袋底掏了个洞,至少有三十公分长的微声手枪塞进去,外边竟然一点都看不出来。

带着一包钱,出门上了吉普车。

“车牌已经换了,希望别出什么妖么子。”姐夫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三点,吉普车抵达会稽路附近,没开进去,下车步行。

一进会稽路,好家伙,一溜的地摊已经排开,人来人往,不少人正拿着手电在那偷偷摸摸交易、砍价,搞得像地下工作似的。

直接来到豫省文物贩子老沈长摆摊的位置,看到他正在摆东西。

“老沈,别摆了,我来了。”张楠对正低头摆货的文物贩子道。

“哦,小张!都等你好几天了!”

看到张楠,昏暗的灯光下老沈一脸惊喜。

“走吧,东西送来了?找个地方聊聊。”

张楠不多废话,直入正题。

“好,等我一下。”说着还看了看另外两人。

这老沈飞快的收拾好东西,对着边上摊主说了声:“今天有老客户,先走。”

说着示意张楠跟上。

七拐八拐,来到个老石库门,先不开门,“我就住这,小张你是老客户,我也就不避着你了,生意成了明天我就搬家。”

“呵呵,随你。”

“你们先等一下,我先和我两个兄弟说一声。”说着准备开门。

“好,知道规矩。”

三人等在门口没进去,五分钟不到,老沈出来示意一起进去。

院子里一个不大的房间,里面已经有两个人等着,都三十多岁。房间里还放着不少乱七八糟的古玩、旧货。

“这是我两个本家的兄弟。”老沈指着里边两人道。

“这是小张,张老板。”

张楠感觉到才一进屋,身后的姐夫应该是站在了门口附近,而关兴权就站自己边上,还比自己稍微靠前了一点。

“钱我带来了,东西呢?”

张楠提了一下装着2万块钱的包,嘴里不咸不淡的说道。

对面一人点点头:“带来了,就在床底下。”

说话间,眼睛还一直看着张楠身边的关兴权。直到关兴权微微低了点头,道:“慢慢来。”这时那人才俯下身从床底下拖出个大箱子。

这下房间里的老沈都感觉到了异样,刚想说话,却听取东西那人对他说:“哥,别动,就站着。让张老板看货。”说着打开箱子,从里面抱出个巨大的高足铜盆,放在一张桌子上。

“这样最好,大家方便。”关兴权说道,听着语气冷冰冰不带感情。

这下房间里的情形很怪异,只有张楠拿着个强光电筒和放大镜在看货,另外5个人就直挺挺的站着。

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整整1分钟,张楠这才抬起头,“东西没问题。”说着把自己手里的包打开,整整两捆钱扔在床上。

“两万,你们点点。”

为那人只是大体看了看,“没错,张老板。”

“那好,我们从来没见过面,也从来没今天这回事。”张楠盯着对方道,“下次如果还有这种货色,让老沈给我留着。”

“是的,我们从来没见过。下次给您留着。”

交易完成,张楠把铜盆塞进一个大麻袋,扛了就走。

姐夫第一个出门,张楠第二,关兴权最后一个离开。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