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抖音app

“小子!你这种能量利用率仅百分之三十左右的修炼功法实在太低级了!既然成为本姑奶奶的新主人,得赶紧将实力提升上去才行,否则将来被欺负时会连累人家跟着倒霉!”一番交流过后,杜龙再度收敛心神开始修炼的时候,脑海中却传来一道娇脆的声音将其从修炼状态惊醒过来。

正想发火的瞬间,他猛然反应过来,随即故作不屑道:“这可是我杜家秘传浩天罡决,怎么到了你口中却成了低级功法?!难道你有更高级的修炼功法不成?!”

“废话!没有的话姑奶奶和你说那么多干嘛!算了,懒得跟你浪费口舌,看好了,这是玄天决第一部分功法,足够你练到三阶实力!记住,别让任何人知道你修炼玄天决,否则会引来杀身灭族大祸!”说到最后,灵儿难得一脸凝重起来。

不等杜龙继续追问,一副画面就在他脑海中闪现,可以看见一副虚拟的人体经络图,其中一条红线由头顶大穴进入,从任督二脉流入奇经八脉,随后沿着一个玄妙的椭圆形路线流转,最后汇聚于丹田之内。

‘内功心法也能这样教导弟子学习的?!’在看到脑海中显现的玄天决修炼虚拟图后,杜龙完被这种闻所未闻的传授方式震撼到了,最少整个浩天帝国都不可能拥有如此奇妙的方法!

“知道自己落后了吧?!嘻嘻,本姑奶奶说某人能够得到这枚戒指有多幸运时,有些人还不相信!哼!”似乎能够感觉到杜龙的震撼,灵儿得意洋洋地皱着鼻子娇哼道。

“太不可思议啦!灵儿,这种传授功法的方法简直闻所未闻,平时修炼过程中,还能够直接参考脑海中这幅功法运行图,出现失误的机会也降低好多倍!”对这位戒灵美女,杜龙知道不能吝啬赞美之词,甜言蜜语说得越多,自己得到的好处也越多!

“嗯,嗯!这套玄天决可是能够让修炼者突破九阶实力的功法,吸收炼化能量的效率达到百分之六十六左右,是你现在修炼功法的整两倍以上!”猛点着头,戒灵美女灵儿得意不已。

也不多废话,杜龙当场开始按这个所谓的玄天决开始修炼起来,吸收浩天罡气沿头顶百会穴进入,沿任督二脉向下注入奇经八脉,然后沿玄天决指定的经脉流转,最后注入丹田气团之中。

随着时间的推移,被吸入体内的浩天罡气经过椭圆形经脉路线运转一周天后注入丹田,能够明显感觉到自己吸收炼化浩天罡气的效率比从前整整快了一倍有余!

。。。。。。

东厢膳厅,杜龙一家四口难得聚在一块用早膳。

可爱小女人卖萌的动人风情无人能挡

“爷爷,爹爹娘亲,孩儿最近开始要去灵云山苦修,估计每次会去五六日,然后回来呆一天再继续前去!”杜龙不顾嘴里塞满饭菜开口嘟哝道。

“家里也能修炼,你为何要跑到灵云山上去修炼?!再过七八天就是大年三十了,就算要苦修也不急于一时呀?!”周若雪关切地盯着自己宝贝儿子询问道。

“孩儿感觉在灵云山修炼速度会快些,想在一年时间内突破蕴气九阶的话,现在就要开始努力了!”

“灵云山?!”杜老爷子目光幽幽地开口说道:“灵云山乃浩天帝国龙脉之首所在地,汇聚天地灵气于龙首位置,浩天罡气确实比别的地方要浓郁许多,龙儿眼光非常好,可以去那里修炼,不过,千万要记住回来过大年!”

老爷子都这么说了,周若雪自然不好再多说什么,至于杜震天更没意见,在他看来,自己这个儿子只要不出去惹是生非就行了!

早膳过后,杜龙便独自离开杜府,在都城街坊上转了一圈选购了大量野外生活必须品,现在有了十米方圆的空间,他一次性将以前不方便携带的用品也买了。

就在他几乎将一应所需物品买得差不多时,两道娇美的身影从售卖饰品的金龙行走了出来,杜龙习惯性地将目光扫向这两个娇美的身影,在看清美女身份的瞬间脸色猛地变了,当场就想转身退避。

可惜来不及了,一道娇喝声将他叫住了:“杜龙,你小子怎么一看到姐姐我就想逃跑呀?!我看起来有那么吓人吗?!还是你做了什么坏事怕被姐姐发现呀?!”

“没有的事!嘿嘿,火凤。。。姐姐!这光天化日的,小弟能做什么坏事呀?!”暗暗叫苦不迭的杜龙只能转身,挠头干笑不已,真没想到在大街上也能碰到火凤公主跟她的侍女,在大街上看她一身普通小姐打扮,也不好喊火凤公主。

“九哥,九哥!真的是你呀?!哥几个好些天没见着您老,今儿难得碰上,走,咱们一块到醉香楼聚聚,今儿个小弟我请客!”没等火凤公主继续发问,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在杜龙身后响了起来。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出门忘记看黄历啦!’不用转身杜龙就听出身后喊自己的是谁,正是重生前没少跟自己一块到醉香楼花天酒地的都城小富商之子金贵!

硬着头皮转过身来,杜龙望着流里流气的金贵和他身后两个看起来也是歪瓜裂枣的年青人,正是重生前,杜家未出事之前没少跟自己混一块的三个小富商公子哥儿。

在都城,这些小富商公子哥儿对杜龙这种官二代自然是百般巴结,不过这种人只是酒肉朋友之流,杜家一出事,他们便连个影儿都找不着了,平日里就算遇见了,连正眼都懒得多看自己一眼,根本不是能够交心的朋友,跟岳小山完没法比!

虽然如此,杜龙望着这三个一身痞气的家伙仍然感觉到有股暖意在心头流荡,不管怎么样,重生前不受都城顶级公子圈待见的自己,大部分时间都跟这些小痞子公子哥儿混在一块,现在回过头来想想,心底有种怪怪的感觉涌了上来!

“哟!杜龙,这些个歪瓜裂枣就是你平日里交往的哥们呀?!”火凤公主显然对这三个流里流气的家伙不甚待见,言语之间明显带着剌。

“喂喂,你这妹子怎么说话的呢?!我们哥几个咋成了歪瓜裂枣呢?!九哥,这位姑娘是您认识的不?今儿哥几个看九哥面子,就不跟她一般计较,要在平时,哼哼!”金贵显然对火凤公主的话很不满,却看出杜龙都让着这女人三分,自然不敢当场发怒,只能言语上找回点面子。

“要在平时你们几个歪瓜裂枣还想咋滴?!”火凤公主在都城连她皇帝老子都不怕,哪会怕这些臭小子,当场就瞪大了凤眼怒视着金贵他们。

暗暗冒冷汗的杜龙只能故作亲热地搂着金贵三人的肩膀解围道:“嘿嘿,火凤姐,这三个都是我的好哥们,我们几个正好要去醉香楼喝花酒,就不打扰您继续逛街啦!哥仨个,咱们走!”

“慢着!”

才走了没两步,后头便传来火凤公主的娇喝声,杜龙有些发怵地转过身来,故作自然道:“火凤姐,您还有什么事情吗?!”

“本公。。。姑奶奶也要跟你一块去见识那什么醉香楼,正好逛了一早上,这会肚子也有些饿了!”火凤公主居然提出一个让杜龙意想不到的要求来,当场将他给震懵了。

“火凤。。。姐!那种地方是男人玩的地方,你一个女孩子家就别去啦!再说了,您身边的侍女也不会让您去那种地方,这事要让。。。人知道了!小弟我可担待不起,万万使不得!”杜龙有些纠结地拒绝道。

“不管!我今天就要跟着你一块去见识见识醉香楼才行!”嘟着小嘴,火凤公主开始跟杜龙杠上了,娇生惯养的小公主爱玩心切,只要感觉哪里新鲜就想去见识一番。

“嘿嘿,还是九哥利害,听说刚休了一个未婚妻,这会又有美女送上门来,真是羡慕死小弟啦!”金贵眼见着火凤公主纠缠不放,不无羡慕地朝杜龙猛挤眼睛道:“九哥,醉香楼前厅还算低调,这位火凤姑娘要想前去也未偿不可嘛!”

‘这叫什么事?一大早被人拉去喝花酒不说,还要带着火凤公主一同前往,这要传进皇帝耳中不知道会是什么下场?!’杜龙猛翻了个白眼,最后只能妥协了,再说了,这一大早的,还真没几个人愿意去那种地方消谴吧?!

醉香楼,表面上是在做歌舞加饮食生意,背后却什么都做,在都城,几乎无人不知它就是一座立着贞洁牌坊的娼楼,只不过是相对档次高一点罢了。

“哟!九少爷来啦?!最近很少见到您大驾光临,真是稀客呀!”正想低调点进醉香楼,不曾想前脚刚跨进门,便被熟识的老鸨婆看见了。

看着一脸谄媚笑容迎上来的老鸨婆,火凤公主忍不住调侃道:“哟,小子,果然还是这里的常客呢!”

“嘿嘿,哪里,哪里!”杜龙只能干笑着漫应一声,这才朝迎上来的老鸨婆道:“今天有贵客,给我们一间雅致的临街雅间吧!”

这老鸨婆相人无数,一眼便看到杜龙身边跟着的绝色美女,看打扮虽然一般,那份气质却充满无法掩饰的贵气,绝对不是一般人家的闺女。

“好嘞!那就去您常去的醉风轩吧!”故意大声地哟喝一句,老鸨婆这才附耳悄声道:“九少爷,要不要叫青莲过来给你们弹唱一曲?!”

眼珠子一转,杜龙便明白老鸨婆的好意,青莲是醉香楼唯一卖艺不卖身的奇女子,平时杜龙前来喝花酒,也喜欢听她弹唱,既然带着女人进醉香楼,按老鸨婆的想法,自然不能让那些慵脂俗粉打扰客人的雅兴。

“行!多日不曾见着青莲甚是想念得慌,正好让她前来弹唱一曲,也能给我这位好姐姐解闷!”杜龙脑袋瓜一转,便点头答应下来。

Tagged